• 活著的,不再是我
    一、死期臨近 我是一個農村婦女,自幼與泥巴打交道,未曾聽過耶穌的名。結婚之后有一個不錯的家,丈夫當木匠,我做裁縫,女兒讀小學,兒子身邊玩。在中國的農村地區,算是相當美滿的了。 誰知天有不測風云,人有旦夕禍福。1990年6......
  • 憂郁癥痊愈者說
    如今我是喜樂的。 即或路途常濃霧彌漫,挫折連連,但我仍能常常喜樂。我能面帶微笑地與人交談,能邁著輕快的步伐走路,能面對一群陌生人來一段即興演講,這些在許多人看來稀松平常的事,于我卻是來之不易的。 我從小就是憂郁的。......
  • 被醫院拒絕以后
    一、無情的宣判   2011年7月26日,我懷著極大的希望住進肺科醫院,預備接受新方案的第三次化療。27日做CT檢查,結果顯示,腫瘤又有生長,說明新方案治療失敗,必須重新調整。就在唐突不安的等待中,28日下午醫生將我叫進辦公室,向......
  • 一位急性焦慮癥患者的見證
    我是一位急性焦慮癥患者,又稱為驚恐發作。回想起那一段如同死蔭幽谷的經歷,我的心充滿感恩,若不是主的恩典和保守,大概我已經不在世上了。多次想執筆寫下這段心歷路程,都因內心恐懼、焦慮、呼吸不良而不得不放棄。也許你會......
  • 活在基督里得享真安息
    我叫謝春,和許許多多的女孩子一樣,學校畢業以后,工作、成家、生孩子,一切都很順利,那時的我萬萬沒有想到,其實不幸正在等待著自己……在我的第一任丈夫36歲那年,他因患白血病永遠離開了我和我們只有六歲的兒子彬......
  • 經歷急難,主使我不致遭害
    2014年7月21日,我和老伴兒、大女兒及外孫們到紫竹院公園看荷花。我坐在荷花渡口邊的長椅上休息,他們到別處游玩。這時,我感到胸中不舒服,立刻吃了藥。幾分鐘過后,感覺又加重了,趕緊拿出手機想撥號找家人,還沒等播完號碼,我就......
  • 神借醫治絕癥搭救我全家
    2007年我們一家因病而信主得救。那時,我們一家三口除了孩子擁有健康的身體,我和丈夫都害病,尤其是丈夫,他患的病非常難治。 記得那是2007年7月的一天,丈夫突然對我說:老婆,這段日子我感覺全身不舒服,腿腳發軟,還想嘔吐。我就催......
  • 他因信仍舊說話
    200斤弟兄 2007年夏,CC弟兄說,他大學最要好的同學要來受浸,那同學起碼有200斤重。7月4日受浸那天,來了許多人,但從人群中一眼就能認出他那位同學來,你就是200斤重弟兄吧?對,我叫葉儒,是CC的同學。 葉儒弟兄從受浸開始,一直沒有......
  • 神將我從撒但的手中奪回
    一、我曾經是同志 我出生在新疆北部一個普通的農村家庭,家庭和睦,鄰里融合,擁有過很美好的童年。 平穩的度過了小學,初中也算是有驚無險,經歷了一場不算早戀的早戀。單純美好的想念,沒有結局的結局讓青春期的人生中多了一些......
  • 與癌共舞
    五年前正值我處于事業巔峰,與妻兒女們過著其樂融融,溫馨小康的日子時,沒想到命運給我開了一個殘忍無情的玩笑。我得了晚期腎癌。這對于我這個平時甚少去醫院看病的人來講不啻是當頭一棒,晴空霹雷,飛來橫禍。 我被告知,我所......
首頁上一頁下一頁尾頁
捕鸟达人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