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我走到盡頭

2018-09-22 23:15:47   閱讀:2604次   作者:張道榮   來源:生命與信仰

我是北京人,生在困難時期,長在動亂年代。可我從小好學,喜歡讀書,愛動腦筋,所以我自以為很聰明,也很驕傲。七十年代末我考上了中國的一所著名大學。1984年畢業的時候,正趕上中國的改革浪潮又向前推進了一步,就是“全國人民向錢看”,人人想發財。我也暗下決心:一定要在八到十年的時間里,徹底解決自己的經濟問題,發個大財。然而,事情并不像我想像的那樣。多少次好像機會已經來臨,多少次好像成功就在眼前,可是,冥冥之中似乎總有一只手攔著,叫我功敗垂成。

在畢業后的第九個年頭,我并非躊躇滿志,也非趾高氣昂地來到美國。因為,我拿的是F2簽證,就是說,我是一個“陪讀”。我妻子拿全額獎學金,來美讀博士。想當年,我大學畢業時,雖然出國留學還沒成為大潮,但班里還是有幾個要出國的。與他們談到出國,我說:“我是不會出國的,除非是作為中國代表團成員!”牛氣沖天。不承想,多年后,我出國了,卻是家庭代表團的,還只是一個隨行人員。

剛到美國,對我來說一切都是新的,一切都要從頭做起。我一邊學英語,一邊打零工。在這里,和國內相比,反差太大,心理上很不適應。在中國的傳統里,一個家庭,應該是男強女弱,男主女輔,男高女底。而現在對我家來說,一切都顛倒過來。因為對環境變化的不適應,因為次序的顛倒,我們夫妻間的關系越來越緊張,經常爭吵。每當同學聚會之后,夫妻間就會爆發一場戰爭。妻子看到別人的丈夫不是在讀碩士博士,就是碩士博士畢業的專業人士,甚至還有教授。而自己的丈夫不過是一個餐館里的打工仔,毫無出頭之日,很沒面子,心里有氣。丈夫認為自己放下所有,來到美國,一切從頭開始,在外受辱,在家受氣,更是滿腔憤恨。就像兩個火藥筒,沾火就著。我自己希望快點學好英語,攢點錢,上研究生繼續深造,改變自己的處境。可是,我第一個孩子的降生,讓我上學深造的夢也破滅了。我只好心里說:讓他們去研究“生”吧,我研究“養”(孩子)!我一邊打工,一邊帶孩子。我心想:難道這就是我的美國夢嗎?如果這就是美國夢,那真是一場惡夢。我看不見前面的路,我毫無指望,我沒有未來,我,只有流到肚子里的眼淚。有時我會呆呆地望著藍藍的天,幻想,有一架飛機飛來,扔下一顆原子彈,把我和這世界一起毀滅……

當我們第二個孩子降生時,我父母從北京來看望我們,見我們夫妻總是吵架,憂心忡忡。有一天,父親問我:“你們總是這樣吵,難道真的要離婚嗎?”我說:“實在不行,就離吧。”“既然要離婚,為什么還要生第二個小孩呢?”我沒好氣地回答:“好分!”父親聽完,長嘆一聲,不再說話。

吵架時,兩人經常提到離婚。可真要離婚又談何容易呢!首先,孩子是自己帶大的,無法割舍。再說,真要離婚了,一個人帶著那么小的孩子,在美國怎么生活。更何況,我們夫妻并非沒有感情。想當初戀愛時,倆人為了結合,沖破阻礙,經歷了多少痛苦。而倆人在一起時,又有多少鳥語花香,甜美的回憶。每當別人問我這些事,我總是回答:“真實的生活,往往勝過最精彩的小說。”我們其實并非真想離婚,只是生活的重擔我們擔不起,無望的生活沒法過下去。我們心里憂慮,我們心里彷徨,我們心里懼怕,我們,真是苦啊!

我父母回去后不久,我們又大吵一架。到最后,我妻子說:“別吵了!咱靠自己是不行了。咱們去教會,看神能不能救我們。”我想,已經走投無路了,除此以外,還能找誰呢?就這樣,我們兩個從小受無神論教育,從不信神的人,來到了教會。

教會的兄弟姐妹很有愛心。向我們傳福音,告訴我們:“耶穌說,有病的,才要看醫生。”我想,對!我是有問題,有病,需要幫助。他們還告訴我們說:“神愛你們。你們有什么需要,都可以向祂求。”我雖然很希望有神來幫我,可我對神是否存在這個問題,有很大的疑惑。于是,我就想和神作交易。我說:“神啊,請你給我一個好工作,這樣我就可以多掙點錢,體面一點,人們也會瞧得起我。這既證明了你的存在,又解決了我的實際問題,不是兩全其美嗎?神啊,求你給我一個好工作。”

然而,很長一段時間過去了,神沒有給我好工作。我去問教會里的人。一個姐妹告訴我:“神不聽你的禱告。”聽完,我這個氣啊!心想:不是說:“你們禱告就給你們嗎?”怎么神不聽呢!不行,我還要接著求,非求來不可。可是我經常一邊求,一邊埋怨:“神啊,還是要求你給我一個好工作。為什么別人求什么,你就給什么?你看看,人家作見證,要房子,有房子;要兒子,有兒子;要工作,有工作。到了我這兒,怎么就不行了呢?!神啊,你真是太不夠意思了!”

一天,我又在想這事。突然,有一句話進到腦海里來:“不可試探主你的神!”我嚇了一跳。這好像是《圣經》上的話,以前雖然讀過,可從來沒好好想過。這下,我倒要仔細想想。

難道我這樣求是試探神嗎?我問自己。我接著問:你是認真地在求神嗎?是的,我是在認真地求。如果神不存在,你求什么呢?你不是跟求空氣一樣嗎?不是自己騙自己嗎?可是,我的心告訴我,我是真心在求神,這懇求是實實在在的,絕不是自欺欺人!在教會慕道班,我讓傳道人證明神的存在,他們不能。可同樣我不是也證明不了神不存在嗎?神的存在雖不能用理性證明,人的心卻能知道他。我真心懇求神,我的心知道祂存在。當我聽別人作見證,得到神的恩典,心里忌妒。我問自己:你看見神幫了別人,而沒有幫你,就心里抱怨。難道神只對別人存在,對你就不存在了嗎?難道神的存在不是客觀的嗎?難道神的存在是由祂幫不幫你做事來決定的嗎?看來問題不是神存在不存在,而是你承認不承認祂存在,信不信祂。現在,神不聽你的,沒給你做事,你就不承認祂,不信祂嗎?圣經上明說:“人未曾信祂,怎么求祂呢?”你不信祂,還要求祂,是什么意思呢?不就是想試試祂,看祂聽不聽你話,受不受你使喚嗎?你這不是在試探神嗎!神為什么要聽你的呢!哎呀!這個神厲害,祂不聽我的,比觀音菩薩可厲害多了!祂不是偶像,祂不要別人給祂塑金身,不求別人給祂好處,祂想怎樣就怎樣。祂當然可以不聽我的。我算老幾呀!我憑什么要讓神聽我的呢?看看這個世界,除了自己那還沒懂事的孩子,有誰聽我的呢!

“不可試探主你的神!”以前想神的事很多,可從沒想過神是主這個事。多少年來,什么事都是我自己作主,而這里說神是主。我是主呢,還是神是主呢?唉呀!我拿什么和神比呢?!如果神是真神,祂必無所不能。祂可以創造宇宙萬物,祂可以道成肉身,祂可以叫死人復活。祂是萬能的主宰。與神相比,我不如一條蟲。當然應該祂作主!

《圣經》上說,“神是輕慢不得的”。想到這兒,一種敬畏之心油然而生,我的心馬上趴下,喊著說:“神啊!求你饒恕我的罪!我祈求你,卻不信你,試探你,還自以為是主,把你當仆人。我大大的得罪了你,犯了大罪!耶穌基督啊!求你救救我!求你的血洗凈我!神啊!求你赦免我的罪!從今以后,不管你給不給我好工作,我!都信你!你是主!……”就這樣,我是趴在地上,爬著進了神的門。不久以后,我和妻子一起受洗歸入基督的名下,成為了基督徒。我知道耶穌是基督,是神的兒子。祂是我的救主,也是我的主。

當一個人因圣靈感動認罪悔改,同時神就使他重生得救,神就給他一個新的生命,就是耶穌基督復活的生命——永生的生命。我信神,信基督之后很長一段時間,外界的一切都沒有變,而我自己在慢慢改變,自己并不察覺。一天,我碰到一個朋友。一見面,朋友就問我:“好久不見,你有什么好事呀?”

“沒什么好事啊。怎么啦?”

朋友說:“沒好事,怎么臉上放光啊?”

“嗯?”我一愣,說:“臉上放光?那我以前不是這樣嗎?”

朋友回答:“喝!以前!以前一瞅你,就見滿臉發黑,好像人家都欠你錢似的!”

“喲!是嗎?可能是因為我現在信了基督吧!”當一個人重生得救以后,神就會教他改變,他就會有神賜的平安和喜樂。

我們夫妻受洗一年多以后,我父母再次來看我們。下飛機的第二天,我們就帶他們去查經班,禮拜天又帶他們去教會。教會的兄弟姐妹向他們傳福音,送他們《圣經》,請他們一起查經學習。過不多久,一天父親對我說:“我信神!”我一聽,嚇了一跳。我問:“你是信有神吧?”他說:“我信耶穌!”我感到不可思議。因為我的父親是一個老共產黨員。他參加過抗美援朝戰爭,九死一生,回國后上大學,成為高級知識分子。他有思想,有主見,曾自學通讀過《資本論》,不是人云亦云之人。這樣的人,怎么可能這樣快就信神,信基督了呢?真是太不可思議了。我父母一月底到的美國,三月底的復活節一起受洗,成為基督徒。我父親作見證時說:“這次到美國來,我最大的發現是他們倆都變了,特別是兒媳婦。家里的各種關系都變得好起來。我感覺到一種新的東西在他們身上。他們說是因信了耶穌。基督教真的這樣神奇嗎?我要研究研究,看到底是怎么回事。我認真聽講道,作筆記,仔細讀圣經,寫心得。神的話真是奇妙,既簡單明了,又豐富深奧,光用腦子裝是不行的,裝不下,也不能都想明白。要用肚子裝,用信心裝在心里。教會里,到處都有基督的愛,兄弟姐妹的愛。基督教真是好。我要接受基督耶穌,接受神賜的永生……”

朋友,如果你今天就像從前的我,走到了人生的盡頭,請回轉到耶穌這里來!耶穌說:“凡勞苦擔重擔的人,可以到我這里來,我就使你們得安息。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,擔子是輕省的。”他還說:“在我里面有平安,在世上你們有苦難,但你們可以放心,我已經勝了世界。”

耶穌是基督,是神的兒子。祂擔當了我們的重擔,背負了我們的罪債,并死在十字架上替我們償還了罪債,又從死里復活,戰勝了死的權勢,替我們開出一條通天大道。我們憑著信接受耶穌基督,就可以來到神的面前,主耶穌在十字架上流的血,可以洗凈我們一切的罪,我們因蒙赦罪之恩而有平安喜樂,神也醫治我們心靈的創傷,給我們永生的盼望。神有無盡的恩典,無限的愛。朋友,請到耶穌這里來!

捕鸟达人电脑版